返回列表 发帖

【原创】我的邪淫恶报,因邪淫身染梅毒的痛苦经历,真诚忏悔以及我的自救的真实故事

南无阿弥陀佛!这是本人身上发生的真实事情,妄语乃释家大戒,弟子不敢造次。希望有缘之人能从我这个真实的故事中吸取教训,一定要深信因果,早日戒除邪淫,积善纳福,培植自己的福报以报答父母和祖宗之德。

我是一名从农村出来的本科生,今年33岁。2005年大学毕业,毕业后和一帮同学直奔上海求职,开启自己人生第一次的生存之旅,起初1-2年工作的艰辛,真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通过自己的努力也算是在这个大城市里找到了一丝的暂时稳定。2007年经过父母的介绍,认识了邻村的一位女孩子,经过交往各方面都感觉这位女孩子性格、良心都很不错,所以顺理成章2008年我们结婚了。婚后幸福的生活、加上夫妻俩工作上也都很顺利,所以一直是村里人称赞和羡慕的典范。2009年儿子顺利的降生,感觉老天总是这么眷顾,让我感觉一切幸福都这么容易。慢慢的不像以前总觉得自己是农村的娃,为人处事都很低调踏实,私欲和不安分的心开始骚动,尤其是邪淫之念充满大脑,即使是有老婆的人了,还是经常偷偷下载AV色_情电影,进行观看,隔三差五的还沉浸在自己的SY当中,不以为耻,反到时常为之。终于有一次在和几个朋友的鼓动下一起去了一趟会所,去体验一下买春邪淫的勾当,从此不安分和邪淫之心日益剧增,饿不择食时常会去路边的店、发廊进行肮脏的交易…………

这期间也时常有反省和自我唾弃,感觉上对不起养我育我的农民父母,下对不起一直相信我、疼爱我的妻子。但邪淫这东西一旦沾上就如同毒瘾一般,时刻侵袭着你的大脑和灵魂,就算是白天上班路上看到女人,满脑子都是邪淫的念头和肮脏的画面,下班后由精虫控制着大脑继而走进发廊、小店……,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2年。

说来也是莫大的因缘和福报,我爷爷虽然去世十多年了,但他活在的时候有一位挚友在九华山出家修心已几十载了,自爷爷去世后就断了书信和往来。2011年父亲和我商量为了不断佛缘,故让我和妻子去九华山寻这位师傅以续佛缘,说来也是莫大的巧合,我夫妻二人上山后经过简单的打听,还真是寻到了这位已年近古稀的师父,见面后自是异常欢喜和兴奋,当时师傅让我二人皈依,做三宝弟子。但当时的我一直认为佛教就是迷信的宗教,只不过是一种神佛的信仰而已,又怕皈依后有诸多的禁忌,而生为凡夫的我们不能把持,所以就婉言谢绝了。2012年的时候我夫妻二人又上山看望师傅,这年师傅又让我们皈依,这时抵触心里已不再那么强烈,所以就在佛前皈依了三宝,但未受戒。辞行时师傅一再交代多念佛,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回来后虽然有暂时的清净心、是非善恶心,也曾发誓再不去那些邪淫之所,要洗心革面、好好做人,但大城市里的灯红酒绿和诸多的诱惑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我继续沉沦和堕落自己。

终于,去年2013年7月份拿到医院的检查报告时让我彻底的绝望和撕心裂肺的痛楚。话说6月底的时候,下体就出现了红肿和掉皮,起初以为是细菌感染,便自己去泌尿科让大夫给开了点清洗的药物,但是一个星期过去了,任然不见好转。此时心里有些担心,难道是自己在外面感染了什么性病了,当时几天脑子里彻底错乱和不敢去想象,于是去了一家男科医院,当时医生检查我下体的时候,就问我是不是去了不该去的地方,说我这个症状是明显的‘硬下疳’,这是一个医学名称,就是梅毒的初期症状。当时我心可以说是一下子好像从万米高空跌到了无底的深渊,是彻底的崩溃和无限的后悔。医生并说等血液检查出来就能知道是否梅毒了。由于还不死心,认为自己不会中招,在血液报告还没有出来的几天里,我整个人整日恍恍惚惚,精神萎靡像被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了。第三天血液报告出来了,TPPA(梅毒抗体+阳性)滴度:1:1原倍阳性。最后的幻想防线被彻底的击垮和撕裂。真是应了那句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抱,时候未到。天作孽尤可违,自作孽不可活。不得不说,我遇到了一位好医生,他安慰我说从血液报告和我下体的病症来看的确是换上了梅毒,但应该是初期,只要积极规范的治疗是能够治愈的。在给我治疗的同时让我再去其他医院检查一下血液进行确认,第二天我就去性病传染专门机构进行检查,几天后出来的结果是一样的。在这刚开始的十多天里,妻子也发现了我的异样,起初她也只是认为我只是细菌感染没太在意,后来看我的行为、举止、精神状态都不对,她一再的逼问我,始终还没是没将医生的结果告诉她。

在开始的这十多天里,每日恍惚的精神和巨大的心里压力,加上无尽的后悔让我总是偷偷的以泪洗面,痛恨自己的行为。由于梅毒有很高的传染性,尤其在初期,在担心自己的同时,最担心的是怕妻子是否已经也被我传染了梅毒,如果真是这样,我真是禽兽不如了。深知这样隐瞒下去是不会有好结果的,这天我在妻子面前跪下了,痛哭流涕的忏悔和发露我的罪行,就算我现在想想都认为我过去真是猪狗不如,道德良心都被狗吃了。当时妻子真是宽容、大量,并没有和我大吵打闹,但也是哭的稀里哗啦,并说让我好好把病治好,有什么问题等好了再说。当时我一面被感动的无语表达,另一方面我是彻底的痛恨我自己。我想我这次把妻子伤害的太深太深,为了防止妻子也被传染上,在我治疗的那段时间里,我在家里吃喝住睡、生活用品都是要隔离的,想想那段黑暗的日子,我现在都害怕。同时我带着妻子2周去检查一次血液,前两次检查都没有问题,第三次查血液的结果让我们再一次绝望,本来我还庆幸还好妻子无碍,也算是佛菩萨保佑了,但第三次的检查结果出来是梅毒抗体阳性,滴度1:8,诊断为梅毒初期。又是给我致命的一击,当时真是万念俱灰,想死的心情都有,感觉所有希望一下子塌了下来,想想年老的父母,幼小的儿子,自己作贱也就认了,但妻子是无辜的,怎么让她也陪我遭受这份罪呢,当时我真是痛苦和后悔到极致。每天基本不怎么吃饭,晚上睡觉眼睛都是睁的,精神状态非常差,基本就是神经衰弱的状况了。

随后的时间里我和妻子都得接受梅毒治疗,在家里儿子都是远离我们,吃喝住行都是分开,那段日子简直过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对于我来说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苟活着,这里我真是感谢妻子的支持和大慈悲心,她在忍受我带给她巨大的不可弥补的痛楚时,还担心我,怕我身体会垮下去,一直安慰和鼓励我。她越是这样我越是良心的谴责和深深的懊悔。在第一期的治疗中我们都接受了长效青霉素治疗,每星期一次大剂量的青霉素抗梅毒治疗,4个星期为一疗程。在治疗的同时,我深深感觉真是因果报应,丝毫不爽,于是时常去寺院跪在佛前深深忏悔,并发誓以后永不再造此等邪淫之恶,并一心求善。并在佛前许下多做善事,多念佛念经,以此功德回向给妻子和自己,让我们能早日康复。也正是这时候我时常念佛、念经,时常去放生,由于过去对于佛法和经典不曾拜读,虽然贵为三宝弟子,但也只是形式上的皈依,但从心里上还并未真诚的皈依。在后面的1-2月里我阅读了很多学费入门书籍,和一些大德开示法语,让我顿时感受到佛法的妙言大义和诸佛菩萨的慈悲之心。后面我带领妻子一起每日诵读大悲咒、心经祈求佛菩萨加被我们,让我们能够早日康复。期间我还学会了观音菩萨的甘露施食仪轨,并干仪轨时常进行施食。在这段2-3个月的日子里,如果没有佛法和经典的开导我或许真的支撑不下去了,由于难以承受巨大的心里压力和自责愧疚,加上每日不思茶饭,晚上睡觉失眠,我的肠胃消化系统也出现了巨大的问题,吃什么就吐什么,那时候我真的不知道我是否能够有勇气和信心活下去。正是由于佛法让我燃气了对于生的希望,佛法让我知道了人生苦短、六道轮回之原因,因果循环之根本,于是我每日忏悔自己往昔的种种罪愆,及时制止和不起恶的念头,每日读大悲咒、心经、金刚经,周末不是去寺院礼佛忏悔,就是去放生组织参加放生。

完全是佛菩萨的慈悲和加被,在治疗后的第三个月,也就是去年2013年9月14日,那天我拿着治疗后的第三次复查报告时,我激动的眼泪都掉下里了,滴度终于由阳转阴了,当日我就跑到寺院去感谢佛菩萨,至此我就更坚信佛法的不可思议,并将结果告诉了妻子,也使她坚信了佛法,也是在我的影响下妻子也精进念佛和做善事了,去年10月份妻子复查的时候,滴度由原来的1:8下降到1:2,到12月份再查的时候也已经转阴了,一家人欢喜若狂,真是感谢诸佛菩萨的加持和庇佑。在随后的3个月一次的复查周期中,每次我们复查的结果滴度都是阴性,就是在前几天2014年的9月13号,一年后今天我们再一次复查,结果滴度也是阴性。真是感谢一切菩萨摩诃萨!

真是不幸中的万幸,让我及时悬崖勒马,虽然由于自己作贱的原因,让我深深体会到了一个人当生命某个刹那不属于自己的时候,或者是自己不能主宰的时候,那种万念俱灰,现在想想仍然是心有余悸。我很庆幸我还能健康活着,活着去赡养我的父母,去教育我的子女,去慢慢感化身边的人的时候,我觉得我真的很满足。

各位师兄、各位朋友们,上面的故事虽然是以喜剧结尾,但因果报应不假的,切不可以以身犯险啊,破坏自己的清静身体和佛性。这中间种种的痛苦真实不虚,我不能一定表达的淋漓尽致,但那种痛和绝望真是不亚于地狱之苦,还望诸位朋友们以我为戒,发大心剔除邪淫,真是害人害己啊,切不可抱侥幸心里去破环自己的法身慧命啊,一旦后悔时早就晚矣。

最后送诸朋友一句话: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好自为之。

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祈求诸佛菩萨加被我等苦海有情众生能够破迷开悟,离苦得乐早证真常!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