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我的学佛因缘和放生中的一些故事

我的学佛因缘和放生中的一些故事

杭州佛子

昨天(2021.5.27)看龙树初发心师兄的微信之故,和师兄聊了几句,师兄劝说有点啥感应的话写点文字分享下,因当时给妻子看师兄文章被她翻手机看到过放生随喜转账记录,女人的小家子气毛病又冒出来,哭啼啼的要我少放生,加之之前手上的麻烦事情还没解决, 所以和师兄说等等再写。

昨晚妻子哭啼啼的时候,按以往脾气肯定怒怼或者不理睬了, 现在习气有些改善,心里会默念下佛号,过阵子妻子安耽下来了而且答应让我去一趟东林寺。

今天稍微看了下拔众生苦网站内容,看师兄们的分享,不自主的就流泪,有忏悔的、也有为师兄们高兴的、也有感恩三宝救济的;另外中午妻子说晚上和小姐妹吃饭,貌似是菩萨也加持给了我一点时间安排可以写点文字,希望也能在救济众生方面稍微帮助做点正能量传播。

很多时候都想分享一下自己的经历、感受,然而一念过去后,又会懒散拖拉下去。如果把以前所有想过的内容都整理,估计又不知道拖拉到哪里去, 先写今天想到的一点:

自己的一点故事:

三宝弟子慧觉,姓曹,祖籍金华,现居杭州,1970年代生人,90年代大学学历,有注册会计师等专业资格证书,从事财务相关类工作多年。出生金华市农村,父母欠缺文化,稍具善根,从小教育上大致还是要求我们正道做人,父亲是无神论者,从来不拜佛,晚年体弱多病,母亲信佛但缺乏正确知见,从小我们受母亲影响基本上见佛菩萨神仙都会拜,年轻时代资讯不发达,也缺少福缘接触无上正法,但从小听到身边的一些因果故事,让我们对因果报应还是比较敬畏。记得第一次请法宝大概要到2001年左右,那时候正好遇到感情困扰(顺便说下,比较对眼的年龄合适妹子信基督教或天主教;而另外一个有缘分的谈得来的妹子太小, 感觉等不起,小妹子比较‘毒舌’,不过我还觉得对胃口的:@ 都是造业福德不足),在镇江金山寺拜佛时候见到《大悲咒》,请了一本,但雕版印刷质量不够清楚,更加缺乏效用解释,请回来后并没有完整阅读,之后类似情况还有二三次。 学佛后有点明白,自己的佛缘早就来了,但因为以前知见不正确, 真正的因果不明白,杀生吃肉喝酒手淫贪心邪见五毒俱全,在佛法机缘现前的时候视而不见 而姻缘也难以成就。

98年左右,和几个同事去普陀,朝拜观音后,感觉脸上特别光滑干净,以往青春期脸上的油腻全成了润肤露一样。 那时候愚昧,在普陀同事们带领一起吃了顿海鲜,还觉得特好吃, 然后回杭州后很快脸上感觉又油腻腻的不清爽了, 那时候以自己接受的教育所受错误知见,认为是青春期激素影响,又没女友, 要平衡下体内激素,要定期自慰下:@~~~现代西方式文明害人不浅。

2000~2006那个时间段,出差比较多,难免遇到花酒场合, 那时候还算自律,虽然不大喜欢那样的场合, 也不算排斥,但没有涉性交易过。应该是06那年,一次比较重要的工作告一段落后,庆祝饭局上被灌迷糊了,半梦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有赤裸嫩妹子来,没抵挡住诱惑, 开始深入涉及邪淫,06~10年左右,外派子公司工作,陆陆续续涉及类似场合好几次,有些时候推掉了,有些时候还比较享受的主动了:@

期间还有个故事:选择外派地的时候,因为杭州的子公司属于污染比较明显的蓄电池业,外地子公司属于信息业,加上不喜欢杭州子公司的老总,所以选了外地公司,然后外地子公司股东之间产生大分歧,集团公司2014年退出,我们外派管理人员没有大的受益。而杭州子公司2010年上市了,以2015年的价格计算,我错失了赚五千万元的机缘。

然后,2010年同样外派的同事建议读在职研究生, 按我本意想读地产类的,同事要求去酒店类,拗不过同事,就去了酒店类在职研究生班。家人催促加之父亲身体弱,考虑回离家稍近点的地方,2011年去了同班同学的外地公司做财务工作,因为信任同学之故,没事先调查,去之后第一次开会, 发觉除同学和另外一个副总外,管理人员一个个精气神都不属于贵人之相,有点后悔,想着第二年就走,结果第二年总经理因为决策错误离职,老板让我做副总代理了大部分日常管理事务,然后又舍不得一下子离职了。期间,和外地一个女同事有染(女同事之前闹离婚,曾经和我表白过,当时没接受,参与餐饮业后死灰复燃 一年后遇到点事后狠心断了联系,貌似12年初在淘宝请了个符咒催桃花,蛮便宜的大概100多元,当时觉得还真灵:@),还有擦边不正规洗脚店的妹子来联系想交往,没去,还有网上失恋妹子约炮安慰了几句后抵住了诱惑(总之,在造作恶业之中恶业会主动的往你身上凑,期间朋友介绍的良家妹子中有二个有可能成的都没成);之后几年很忙碌但业务没有大起色(遇到中央八项规定冲击),体重从60多kg左右增加到约80kg,先天性高血压越来越严重,低压到了120附近,一到下午就头痛,到邵逸夫看过二次也没有起色。13年和同事在工作上起了严重冲突后, 老板表态要处罚同事, 后来顾虑多没有动静,有点灰心,就决意还是离开。

2014年夏天开始安排处理交接事项,国庆节前回到杭州。那时候开始还投过简历,浙江旅游业的一个大公司当时找副总,联系过我,各种顾虑加上之前的灰心, 后来还是没有去面试。当时社会开始对互金热炒,那两年看了不少公司招聘,心有疑虑,没有去搀和,也算是躲过了后来的互金大风暴。加之当时有朋友说让做股票投资,他也委托我一笔代为理财,当时对自己还是有些自信的,想着试试也好,正好修养下身体。然后赶上2015年的牛市+股灾,贪念一起,盈利回吐了大半,但比朋友还是明显好点,所以就这么混日子下来了。

但在2019~20年,又因为一念贪心,在小道消息股上踩雷了,现在还在困扰中。希望三宝护佑早日摆脱困境,回归到自己想要的正念修行路上。

说说我的妻子: 2014年秋,同学电话介绍女友,心里有点明白自己的正桃花大概来了,总算想起要做点公益事助下正姻缘(之前这近十年 常想做点公益事,却总也找不到放心的方式方法,造作恶业的时期积聚福德特难),然后找了腾讯公益,找教育类和重病类,捐出去约二万余,后来听说我丈母娘为了女儿的工作初一十五吃素,后来在这年为了女儿的姻缘又请了尊观音像,然后14年底傍晚回小区在路上遇到一个相熟的邻居,聊天后临走出去了十来米想起来要介绍个朋友的女儿的小姐妹,就这么着认识了我妻子。她是80年代独女,她父母也是世俗的善良但缺正见文化而无知,妻子难免一些独生子女的娇气和恶习,相识开始还好,后来发现她胃病严重,而且不算怎么孝顺(她自认孝顺着的),各种毛病慢慢见多了有点失望, 但那时候关系深了,见过家长滚过床单, 没好意思开口说分, 想想见多了女人,毛病大差不差,本性差不离就凑合着过吧,就这么着结婚了。 结婚这事情上, 我们两个都算比较不大看重形式的,不过有一次聊天中说起婚宴来, 我说道“你老爸和我老妈好说,但你妈和我爸比较虚荣,为他们肯定得办”,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关系,2015年底的婚宴办了20来桌,可能对福德薄弱的我们家庭很难承载了,加上我父亲肺病多年,2016年中秋后父亲过世;过后一个月,妻子的奶奶过世,17年,我妈被一个精神病邻居打了,丈人在路上被一个电动车刮擦到摔跤,手腕痛了很久,不过没大事,丈母在家中厨房摔跤腰椎伤得严重, 至今有影响。

婚后开始两人吵架冷战次数实在是多,18年学佛后两人性格脾气都开始好转,特别是妻子跟着念点心经和准提咒,严重的胃病没再发过,也没以前那么爱睡觉了。

20年中秋,妻子在老家吃了两个螃蟹,回杭后还嘴馋,继续自己买了两个蒸了吃,然后当晚腰伸不直哭喊着腰板结了:@ 我知道是杀生之故重罪轻受现报了(因妻子虽然不肯皈依三宝  但天天还是会念点日课)床上都躺不住。我看她实在受苦,就去佛像前代她忏悔,求观世音菩萨慈悲,让她能休息下先,然后求了杯大悲水,喝下去后没多久总算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她能稍微动弹下了,送她去医院,拍片验血CT,查不出什么来。回家后,估计她也怕了,但嘴上不肯认错。所以腰缓慢的过了十来天才算缓过来。

之后年底,一次我哥嫂和我妈过来,带他们出去吃饭,让我妻子点菜,本来以为她知道厉害关系会不点现杀的菜的,就没查看下菜单,然后她想着要客气点点了个现杀笋壳鱼,然后当晚腰又犯病:@ ...末法时代生活中一不小心就处处是坑啊:(

*
想结束的时候又想起个事,18年在学习背诵《药师灌顶真言》的时间段,妻子有一天小腹不舒服,我持药师咒水给她喝,妻子有点孩子气,非要我一起喝,我开了个玩笑,说本来我一介凡俗,修行这么点时间,念的药师咒水就是一点点小效用,被我一分享那你就剩不了多少啦。 结果说完后觉得嘴巴里有咸味,吐出来一看是血:@  把我妻子吓到的, 我醒悟过来是诽谤药师咒水小效用,属无意中诽谤圣者诽谤法了,重罪轻报现报了,赶紧认错念佛。

* 今年(2021)5月也有一次类似情况,一天在马桶上,忽然想到开经偈,联想到则天顺圣皇后(则天大圣皇帝)一代圣皇,能写出开经偈那么厉害的偈子的,怎么史书上写的犯过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呢? 这时候嘴巴又感觉血涌出来的咸味,有过经验了,所以赶紧认错念佛。

* 个人体会,史书未必尽可信,事实我们未必看得透,对知名历史人物特别是杰出人物和知名佛弟子,一定要抱有恭敬心。

学佛起源:

2010年或2011年春节前,我爸肺病住院,那时候看他可怜,向过路神仙求愿以我寿命保佑他平安几年,且陪夜一个星期左右,父亲过后病就好起来了,后来我回去上班,一个多月期间人恍惚,有一天晚上感觉自己神魂离体,飘在卧室顶上。第二天醒来,觉得到底是梦还是病,查了点资料,不了了之。

2013年父亲病重过一次,之后也有影响到我辞去外地的工作。2016年我爸再次病重,那段时间又对生命、灵魂的认知产生了解的欲望,民间说得鬼魂到底是啥?道家的三魂七魄是啥?佛家认为的生命本质又是啥?然后接触到南怀瑾先生的书,开始了解了一点中阴身的知识。那时候我建议家人给我老爸做个延寿,家人说之前做过的(后来了解应该是民间的道家的传承不大完善的做法事),就没做。我爸去世前, 也不知道助念这码事情,去世后七七末期,我力主给我爸在附近小庙做了三天佛事(那之后做了个前所未有的明亮的梦境,梦见晴朗天气下我爸开心的出去干农活;之后春节前再做梦就暗淡很多,只有个火盆的亮光),可能是这个因缘,和佛法又接续上了,2017~2018开始比较系统的读点相关的书。

2018年春季,牙齿莫名其妙的有三颗被虫蛀,有点痛,有点担心,这时候想到佛法,就开始学习做点功课, 记得17~18年听黄慧音的《心经》、《十一面观自在菩萨根本真言》梵唱比较多,2018年初开始背诵心经,能熟练背诵后,有一天跟着电脑念诵了大约二小时,突然间人就进入身体假空的感受,心灵的轻安舒适前所未有,之后在家里、在上天竺又有所感受过,从此发现佛菩萨金口玉言,经典真的是法宝,对佛法生起了信心;但这时候又起了法贪,开始学习南怀瑾先生的准提法,有点感觉之后又开始学别的,学得多的结果是原有的轻安感受也很难再保持。

而且,疑心大,觉得不搞清楚出处不能随便学,然后把日课的出处大致全查了一遍(有点犯职业病了:(),觉得长寿佛咒藏语发音没做到信、雅、达的翻译标准,找出了龙藏的翻译版本,读起来才觉得自在:@;觉得《阿弥陀经》上“愿生西方净土中 九品莲华为父母 花开见佛悟无生 不退菩萨为伴侣”的回向偏小乘,非要找出《念佛要略》中的大乘回向:@ ;觉得有些师父做得不如法, 失去了恭敬心,贪嗔痴慢疑,毛病一样少不下去,但总算是在2018年观世音菩萨圣诞日皈依了三宝, 算是个幸运事。

貌似也是这一年在上天竺请到龙树初发心师兄的两本善书:《戒杀放生》、《虚空放生》,厚厚的两本书居然全看完了,从此对放生改命生起点信心,但心量还是小,一开始是在超市和菜场买点甲鱼之类的水产,每次一二百元,记得第一次买了两只甲鱼,带回家做放生仪轨前,搁在浴室,结果两只甲鱼可能感觉安全了,各自拉了好大的一泡屎,而且腥臭无比@@

记得期间还试着放生大额一点看看感应:有一次放生一万多元的水产到西溪湿地,求三宝保佑赚点指数的钱,结果当天真赚到了,不过第二天就还回去了:( 投机还是要不得,投资才是增加财富的正路。

后来感觉比较麻烦,身边缺少善友一起放生,放生地点也不够如意,就开始慢慢随喜龙树师兄放生,感觉自己的心量慢慢大起来,烦恼也少下去。19~20不顺的时候,放生回向大多求财,貌似又做得不如法,但三宝和护法神还是满愿了的:20年2月做过二个清晰的梦,貌似一个是和前同事上山,见到左边一个黄土坟,知道里面有棺材,而且知道这个寓意着股市 土中埋财,山顶有个高塔(一直不大搞得明白啥寓意);另外一个是开车送同学去车站,半路停下上来一群小孩子玩耍之后,然后才开到杭州城站去,大概知道寓意汽车板块会火爆~新冠年嘛,人人需要安全出行。但是福缘不够,哪怕正财机会送给手边也抓不住,每次主升浪之前几天就砍仓,错过主要的赚钱机会:@

另外一个是20年下半年梦见过自己上到一个堤坝,梦见一个水面低的湖,整个湖面都是飞鱼,飞鱼从一些树杈中飞翔而过,梦中也比较清晰知道这个是赚钱机会,醒来后想想这个是不是寓意“鲤鱼跃龙门”?那就买点金龙鱼试试,龙头个股好口碑嘛,结果等了些日子果然等到低位好买点,但信心仍旧不足,买的少,上涨洗盘中轻易洗出去了,又失去一个主升浪:(前几天在天宁寺做了点佛事,并且和法师及几十个师兄放生二万余,上午放生,三宝护佑,那么个工作日居然有几十个师兄参与,蛮出乎意料的,当天下午手中持仓主要黄金个股拉到快涨停,持仓升值早超过开支好多倍,后来想起来这一天龙树师兄也在放生,感恩师兄们:)

写文字前上拔众生苦网站浏览了点龙树师兄说的分享贴,看着看着,忽然流泪,惭愧、庆幸、感恩各种情绪掺杂。

虽然境况还是不如意,但心态和信心好很多了,相信命运转折的速度一定会加快的,最难的掉头我们不是过来了吗?

分享一点个人经历和感受,希望有助于有缘者走向正法之路;更希望以此因缘,未来能有能力在线下帮助更多有缘者摆脱邪命,走向正道。

“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从身语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
(貌似今天写这几句忏悔词才真正有忏悔心,眼泪不由自主的流出来)

“未生善法当令生,未尽恶业今使尽,十方三世佛加护,迅速发起菩提心"。

感恩三宝。

感恩历代祖师大德。感恩南怀瑾先生。感恩大安法师。感恩龙树师兄。感恩学习改过过程中众多善知识。

南无阿弥陀佛。

* 这次天宁寺还遇到一位成都的师兄,儿子13岁被清华录取过没去,16岁进北大,一年多后休学,师兄面目憔悴,为人父母者不容易,据她自己说是口业重、造恶缘,儿子为和朋友交流故玩手游玩废了,她为儿子之故学佛二年了,家中助缘也弱,每个行者都不容易。

* 题外,说几个因果小故事,听家人转述的,未必准确,但确有事实:

1 我哥:15~16年,我哥房子装修过程中搞外遇,和我嫂子闹得不可开交(不过我爸那时候身体不好,并不知道,知道了或许对大家都好点,我和我妈也是后来才知道)。大概17年,我哥在马路上莫名其妙被交警扣车过,然后是车祸,人没事,但换了个车门,后来换个新车,春节又撞车,撞坏保险杠。想想我哥家平顺的那些年头,我哥连续献血十来年,儿子是普陀求来的,可能多少有些佛缘,还没有很要命。我嫂子人心善,虚荣,爱说是非,结果自己成了是非

2 老家邻居,同宗堂叔,身体壮实,我老爹去世帮忙做坟那天居然要求在公墓那儿吃喝酒:@ 当时总感觉怪怪的, 后来转过弯来,公墓处谁经常喝酒? 祭祀先人们,先人们才喝酒啊。堂叔养鱼牟利,赚钱后在外很花心~ 堂嫂年轻时候很端庄漂亮的呢,后来大概18年左右,堂叔喝酒后骑电动车穿金义快速路出车祸去世,不到六十周岁。 后来旁边的村子村民很多人梦见堂叔在快速路上拦车子。堂嫂后来受人指点给他念佛十万声超度后才没这个梦。

3 老家邻居,有一老太,晚年病苦,儿子不孝顺,经常打骂,身心痛苦之中过世的,之后儿子没多久癌症受苦而死,据说找神婆看后是老太在阎王处告状所致。

4 我妈以前家在金华南站处,文革中,附近一个知名庙中佛像被砸,佛头被一个红小兵扔进粪坑,之后没多久红小兵癫狂而亡。事隔多年,我妈记忆未必准确, 但大致的事情要素应该是真的,以前寺庙、土地庙、祠堂被拆毁的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