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黄柏霖:邪淫的果报【转】

  以前有位堰典的妻子,他的妻子曾经与人私通,又偷窃邻居一条手巾,邻居斥责怒骂他。堰典就自我诅咒,又咒他人说,我的妻子如果真的与人私通以及偷窃你的手巾,我当受天打雷劈,否则你就要遭受天打雷劈。过没多久,不知什么原因,堰典就死于雷劈,『胁下』有四个字说,『痴人保妻』。他的妻子也被雷打死,「胁下」也有四个字说,『行奸为盗』。


  这一段「自呪呪他,偏憎偏爱」,堰典的妻子『尝与人私』。我们前面也有讨论过很多邪淫的故事,「见他色美,起心私之」,很多。邪淫的问题在现在这个年代可以讲说非常地严重,那我们今天想藉这个「自呪呪他,偏憎偏爱」,我们来报告一下邪淫的果报。堰典的妻子跟人家私通,被雷神劈死,胁下写了四个字叫「行奸为盗」。证明什么?证明因果不空、自作自受,那这个就是「自作孽,不可活」。所以讲到邪淫的果报,其实都很惨烈,但是众生都像飞蛾扑火一样,没有办法戒除邪淫。等到果报现前都已经后悔莫及了,所以我们现在探讨的就是邪淫的果报。


  那么这一段,我们希望做为抛砖引玉。有看到这一段,曾经有过邪淫行为的,或者现在有做过邪淫行为的,希望能够悬崖勒马,引以为鉴。有些人是不见棺材不流泪,有些人是因为没有听经闻法,没有人教育他们,所以他们犯下邪淫的罪业。


  一般来讲,做为出家人,不管比丘、比丘尼还是沙弥、沙弥尼都必须要断除一切「不净行」,这个在《梵网经》里面它要求得很严格。《楞严经》里面说,淫-欲是生死轮回的根本,如果想要出离世间,首先必须要断除淫行。所以出家人要断除一切淫行,这个是戒律上要求的。那对在家人来说,邪淫是指本来自己有妻子,却对属于他人的女子或别人的妻子做不净行。一般在家的人要断除一切不净行是很不容易的,也就是说在现实的社会里面都会常犯。


  我们这边最近就发生很多这种公案,有一对邪淫的男女坐在一部宝马的车子,BMW车子里面,在我们新北市中和的一个登山步道旁边,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两个就是横死在这个车子里面。男的下半身全部赤裸,就这样就死掉,找不到任何的证据,任何的死亡的原因,被勾魂使者抓到阴间去受报了。所以佛陀也没有要求在家居士一定要断淫,但是在共同的十不善业里面,就是十恶业里面,淫业指的是邪淫。在居士所受的五戒里面,淫戒也只是要求断除邪淫。当然菩萨戒要求更高了,菩萨戒是不能淫-欲,它因为是论心不论事,你只要动心念就算了,小乘戒是论事不论心。


  按照严重的程度,邪淫可分为三大类,就是大邪淫、中邪淫跟小邪淫。大邪淫是对母亲、对阿罗汉尼、比丘尼等做不净行,这是属于五无间罪。在佛经跟论典里面,染污阿罗汉尼的过失非常大,这个是属于近五无间罪。在《地藏菩萨本愿经》中,里面有说,「玷污僧尼」,「当堕五无间地狱」。所以染污僧尼的罪非常地大,造这一类恶业的,不但来世会堕入地狱,甚至即使活的时候也会遭受现前的苦果。在唐湘清居士所编的《因果报应录》里面有记载,在中国晋江有一个叫许兆馨这个人。有一天,他经过一座尼庵,看到一位很貌美的年少的比丘尼,产生了贪心,比丘尼坚持不从,但是许某就强暴她。第二天,许某无故发狂,最后自己咬断舌头而死。


  中邪淫是指不仅对别人的妻子做不净行,而且对自己的妻子在白天、斋戒日,妊娠期间就是怀孕期间,在不愿意的情况下行淫,或者在佛像、佛塔、佛经以及伽蓝之内行淫,中邪淫的罪过也很严重。有些文人也是如此,现在就是网络的色_情文章啦,色_情的图画啦、色_情的动画啦,像现在是非常地泛滥。像这种描写男女贪欲的事情,读者看了以后,他会产生强烈的贪爱心还有邪淫的心或者淫-欲的心,这些作者因此造下深重的罪业。


  末学在编《现代因果报应录》里面就有提到宋朝的黄庭坚,这位当官的文学家他的诗词非常有名,他写过很多男女情爱的艳词。有一次他拜访圆通秀禅师,圆通秀禅师呵斥他说,你身为大丈夫,怀有盖世文才,难道竟用来写这些动人邪思的哀艳词章吗?当时跟他去的李伯时他喜欢画马,他的精神气质也都化为马了,他的妻子见到自家床上卧的是一匹马。禅师就说了,李伯时天天心想马,要堕落也是堕为马。那你的艳词诱动天下人的淫心,你的报应恐怕是要堕入地狱。黄庭坚听完以后毛骨悚然,忏悔谢罪,因此绝笔不再写这些艳词。但是可能是因为以前他写艳词的业成熟了,所以他一生事实上也坎坷多难,两位爱妻先后死亡,老年的时候多病缠身。


  明代写《金瓶梅》的作者,他书中描写很多淫秽的事情。据历史记载,明代《金瓶梅》这个作者,他的三代子孙都是哑巴,五代以后绝了后代。因此即使一个人没有亲自行邪淫,但是因为他而导致别人起淫念、造淫业,他本人也必须要负责他所积下这个可怕的罪业。那么现在世风日下了,传播淫秽的人很多。甚至有些模仿西方人,身体上没有任何遮蔽在众人面前裸体表演,或者只贴一块透明的遮羞布。大陆也曾经媒体报导出来,躺在餐厅的食物台上面裸体的美女,只在三点的位置盖上透明的布,上面放一些鱼片。像这个是怎么样?这种裸体表演,自己的劣行落在肢体上、文字上,再经过媒体这样传播,那个果报实在是无法想象的。


  邪淫有什么果报呢?邪淫的异熟果报极其可怕。它的种子到下一世会成熟,叫异熟果。根据他动机的强烈程度,邪淫者会相应到堕入三恶道、三恶趣。以下品的贪瞋痴之心行邪淫会堕入旁生,就是畜生道。以中品的贪瞋痴之心行邪淫会堕入饿鬼。以上品的贪瞋痴之心行邪淫会堕入地狱。例如《佛说大乘日子王所问经》里面有提到,「下劣淫-欲行,直往于无间,受苦不可当,三世佛皆说。」分别而言,行邪淫的人,转生到地狱的铁柱山,或转生在不净的淤泥中,或转为女人胎中的寄生虫。


  邪淫的感受等流果是即便转生为人,妻子也会不贞良,被他人强抢,或者妻子不称自己的心,就是你不能得到如意眷属,就会常常夫妻不和,叫做不称自己的心,或者夫妻关系不和睦。所以现在很多夫妻整天吵闹不休,就像不共戴天的仇敌一样,最后不得不分居、离婚。佛经上对于这个讲得很清楚,这个大部分都是自己往昔邪淫的果报。现在很多人的家庭生活充满了吵闹和泪水,事实上很多这些在家人对于家庭生活的投诉啦,总是觉得世间人为感情或婚姻付出全部的时间和精力去经营,却没有时间对自己今生来世有意义的事情,比如说,解脱道、安乐道、菩提道去做努力精进。所以世间人其实,佛陀说是「可怜悯者」。所以佛陀说,「诸行无常,有漏皆苦」,我们确实要深刻的认识,我们不得不承认轮回是痛苦的。众生总是被贪爱缠缚,不得出离。没有追求异性,妄想纷飞,去追求异性,最后的苦果是痛苦,没有丝毫安乐可言。


  所以邪淫的等流果是生生世世变成贪心强烈的众生,跟前一世一样也是行邪淫。所以行邪淫的人若转生为男人会对女人贪得无厌,若转生为女人则会对男人贪得无厌,如果转生为旁生也是成为鸡等贪心强烈的旁生。现在甚至有些修行人也是一样,因为贪欲极为炽盛,一旦烦恼现前,如果是犯了邪淫行为,变得无惭无愧,不管面对任何人都没有羞耻心。所以慢慢地人会丧失惭愧心,丧失惭愧心就会无恶不作。有些人可能不是故意的要生贪心,可是因为前世造了不清净的业,当果报成熟以后,不管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无法克制这个贪欲。


  在《法苑珠林》中有提到邪淫的十种罪过,第一,「常为所淫夫主欲危害之」,与他人妻行淫者经常担忧被其夫所杀。就是妻子如果去行邪淫,就担心丈夫来杀她,如果去跟别人的妻子邪淫的话,就担心邪淫对象的丈夫来杀他。与他人妻行淫者,经常担忧被其夫所杀,这个在新闻事件里面发生得非常地多。第二个,「夫妻不睦,常共斗诤」,夫妻常常会吵架,有大部分都是这个问题。第三,「诸不善法日日增长,于诸善法日日损减」。善心不容易生出来。第四,「不守护身,妻子孤寡」。第五,「财产日耗」。第六,「有诸恶事,常为人所疑」,被别人怀疑。第七,「亲属知识所不爱喜」,亲戚朋友,善知识离你而去。第八,「种怨家业的因缘」,邪淫者经常会结怨结仇这些业。第九,「身坏命终,死入地狱」。第十,「若从地狱中出来为女,多人共一夫;若为男子,妇不贞洁」。


  所以邪淫的祸患是这么的巨大。那为什么容易行邪淫呢?那些无惭无愧、卑鄙下劣、贪不厌足,以及曾转生为鱼、鸡等旁生的人容易行邪淫,而品德高尚的、有惭愧心的就比较不会犯邪淫。但是现在这个时代,烦恼在这个五浊恶世,烦恼浊非常地炽盛,尤其是魔女捉弄人心。有些在家男子为女人失去了钱财、衣食、性命,有些出家人也为了女子失毁了别解脱戒,甚至葬送了生命、性命。所以这个随行五毒烦恼,内心昏愦错乱的时代,在这个世间,烦恼极为强烈,内心的染污极其严重,真正具足清净戒律的只有这些少数的高僧大德,所以这个是我们要警惕的地方。而对贪欲的烦恼,很多人没有对治能力,不要说是一般人了,就算世间的勇士或是智者也被贪欲所践踏。所以我们讲邪淫的果报,也是希望勉励大家能够洁身自好,让自己在这一生里面能够保持清净的人身,临终的时候能够往生极乐。


  对于出家人来讲,刚才已经提过了,他必须要断除一切非梵行,只有这样才能够闻思修,修行佛法。那对在家人来说,完全断除不净行是有一定的困难,但无论如何应该要断除邪淫,尽量过清净的生活。有些在家人比较执着淫-欲的生活,或者对自己的配偶不合心,但是既然是透过当初自己的观察,在无数人中选择了她或是他,那就要接受这样的事实、这样的姻缘安排。如果是抛弃对方,当然这是不负责任的作法,纵使你对自己的配偶不是生欢喜心,也必须要透过修行忏悔,没有必要为了满足一时的贪欲做出违背因果的事情。


  总之,大家要知道贪欲的过患,并且断除不如法的行为才能够拥有今生来世的安乐。在《正法念处经》中说,「若人作恶业,皆得恶果报,若欲自乐者,如是莫近恶。」意思是说,如果人造恶业,必定会感受恶果,如果想给自己带来安乐,就千万不要去趋近恶业,要远离一切恶业,尤其要远离邪淫。因为像杀生这种恶业除了屠夫以外,一般人不可能经常造作,当然一般偶尔会误杀一两个众生。可是做为贪欲炽盛的欲界众生,稍不注意就会造下很多的邪淫恶业,这是大家要特别注意这个问题。


  摘自《太上感应篇汇编》(第二四六集) 黄柏霖警官主讲